<
书香门第 > 科幻小说 > 2013 > 第三十章 大结局
    虽然是黑夜,但因为广场上的冷光灯重新恢复了光源,于默一眼就看清楚了都有谁在。

    被众人围在最zhongyāng的那位女子,应该就是只有一面之缘的特e号。但于默的目光却没有停留一刻,而是越过了她,落在站在她对面的那名男子身上。

    那人的相貌,于默已经在档案上看过了无数次,期待两人第一次的会面,也在梦中设想过了无数次,但却从来没料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这……就是他的父亲。

    于默的心神颤动,这时才发现众人对峙的情况万分不妥。他掐的时间停滞得正好,正是特e号弄断莲花瓣的供电,刚踏上莲花瓣时,就被埋伏好的众人围攻。而于默停滞时间的时候,正是她对准于雷的ji光束发shè的时候。

    光速是自然界物体运动的最大速度。若是能超越光速,就有可能逆转时光。

    事实上,于默控制时间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他在做等同于光速的运动,才会使自己游离在现实空间之外的时空。

    就像是于默看到天上的月亮,其实是大约1.28秒之前的月亮,但如果他的速度达到了光速,那么他就可以看到与他时间平行的月球。

    所以,如果他的速度快于光速,那么就可以赶上曾经发生的事情的光线,从而看到曾经发生的事情,这就是所谓的逆转时空。

    但这都是于默在胡教授的平板电脑上看到过的推测。理论上根据光速不变原理,从月亮上反shè的太阳光相对于地球上的人永远是光速。地球上的时间不会改变。又根据相对xing原理,外界的时间相对于地球上的人没有变化。以此类推,所以无论于默怎么停滞时间,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情是没有影响的。

    于默的异能实际上是相当于是凭空建造出来一个游离在正常时空之外的时空领域,所以即使是他翻阅或者移动了外界什么东西,也只是小范围的变动,无关紧要。

    但于默这是头一次在自己的时空领域之中心神动摇,这直接导致他的异能产生了细小的bo动。这点微妙的bo动也许无法让他的时空领域破碎,但对于特e号的ji光束来说,却已经是一个可以突破的关键点了。

    所以于默立刻就发现对准着于雷的ji光束。再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前进着。他没有多思考。便拽着于雷到了另外一边,躲过了ji光束的shè杀范围。谁知他抱着于雷的手臂刚走了没几步,就听到身后一声“滋啦”响,已然是ji光束shè穿了莲花瓣上广场的建筑。

    于默的时空领域也就此消融。宁静的世界立刻被打破。像是被上帝继续按了播放键。各种各样的异能轰向了特e号,一时间绚烂的sè彩与声效此起彼伏。

    于雷mo着完好无损的xiong口,有些不解。他ri夜兼程地赶回来。在进入了可以和陆路进行心灵对话的范围时,就和后者交换了一下最近的情况。特e号自从知道乌托邦看穿了她的身份后,就开始毫无顾忌地大开杀戒。有些人林半夏是来得及救,但也有人是特e号吸干了全身血液,成为了和朱雀组三人一样的干尸,林半夏就算是治愈能力再逆天也无法凭空制造血液,根本救不回来。

    在某次特e号袭击事件中,经过张潇潇的异能直播,乌托邦的人也了解了特e号并不是吸血鬼,能把一个人浑身的血液都喝下去。而是本身拥有着一种异能,可以提炼异能者身上的血液,最终变成一块指甲大小的血sè结晶。乌托邦的人最终也没有及时救下那名异能者,但随后前去的人却在和特e号的打斗中,拾得从她身上掉落的两块血sè结晶。林忍冬推测就算是特e号的吞噬异能,也不能毫无限制地连续吞噬他人异能。而她对于毫无用处的异能者,一般都是直接杀死的,这两块结晶应该是她准备的储备粮。

    特e号本来也没这么肆无忌惮,乌托邦也是块硬骨头,她啃不动也不会像疯狗那样乱咬。她本来都打算蛰伏起来,以后伺机再有所图谋,但事情的转折出在一天前。原本是玄武组的203号董岳在与特e号狭路相逢的时候,用强酸异能,泼了特e号一脸。对于容貌胜于一切的特e号,这算是触到了她的逆鳞,坚决不能妥协。

    虽然异能者都拥有着超于普通人的愈合能力,但终究是不能马上恢复,失去理智的特e号便想与乌托邦不死不休。而这时于雷等人也及时赶了回来。

    于雷听陆路说了林半夏拥有了治愈异能,所以一开始就定下了以自己为you饵的计划,打算借此机会彻底除掉特e号。反正林半夏绝对是会尽力救他的,有程海涛的成功先例在,最多他的体质比不上程少将,也就是恢复的时间多一些罢了。芒果直播网ww.mgzhibo.co

    正好是选在特e号刚刚破除莲花瓣jing戒的那一瞬间,于雷是看到了向他shè来的那道ji光束,但ji光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的电磁盾本就无法抵挡ji光束,便索xing干脆没有施展。只是他完全没想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被凭空挪移了十米。

    第一反应就是会瞬间移动的韩承云回来了,于雷刚转过头,脸上的欣喜之情就变成了疑huo。这少年他根本就不认识,虽然长相有些面善,但于雷也没太在意,也许是乌托邦的新投奔者,这个少年的异能大概和韩承云一样。两个人拥有差不多的异能,在乌托邦里也是有例子的。不过于雷倒是没有想到让这少年参与战斗,毕竟这孩子才十四五岁,若是末ri前也就是个初中生。他只来得及对这少年说声道谢,叮嘱对方要到安全的地方。便重新转身投入战圈。

    于默抿紧了chun,也说不清楚心中究竟是什么感觉。

    “怎么?不是你期待的画面,失望了?”一个略带调侃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于默发现正是几天不见的44号。他依旧是一身黑衣,在黑暗中,简直像是完全隐藏在了黑暗之中,不仔细看都会注意不到。

    44号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冷酷的自己,在看到这个毫无表情的少年时,总会觉得不爽。也许是对方揭lu了他一直戴在脸上的假面具。不开心的时候,为什么还要笑呢?这句话。真想扔回给这小子。

    可惜这臭小子压根就没表情啊!可恶!

    发现于默的脸上果然没表情。44号耸了耸肩,解释道:“我的异能最近有些脱离我控制,所以这没我什么事。”

    “脱离你控制?”于默的视线从战圈调到了44号身上。黑洞这个异能是很危险的,于默回忆了一下。他和44号一路行来。也没觉得对方的异能有什么异变。

    “是啊。”44号此时都没有脱下手套。但即使在黑夜之中,也能看得出来他五个指头上,都回旋着一个绿豆大小的黑洞。正在隐秘地吸收着周围的一切物质。从灰尘到光线,虽然吸力并不大,但也比其他地方幽深黑暗许多。44号叹了口气,语气无奈地说道:“我特意因为这件事,询问过林忍冬。所有人的异能确实都是不停地在进化着,但我的异能偏偏是黑洞,黑洞如果再持续进化,那就是从小黑洞变成大黑洞,迟早会吞噬掉一切。”

    于默沉默了下来,他能察觉到44号的情绪极为低落,但他根本不会安慰人,只能干巴巴地说道:“会有办法的。”

    44号脸上的颓然一扫而光,他暗自唾弃自己,对一个少年说这种话做什么?他难道还需要一个小孩子的同情吗?他抬手揉了揉少年的头,脸上难得地lu出了笑意,“大不了就是死呗,正好可以去见我弟弟了,他估计等我等了很久了。”

    “不开心的时候,就不要笑了。”于默认真地歪着头看着他,想了想,加了一句道:“很难看。”

    44号真想把这臭小子踢进一旁的大海里,没好气地收回手道:“等以后收拾你,先看能不能把特e号解决了。啧,真丢人,这么多人都干不过一个。”

    于默把视线投向广场zhongyāng,发现44号的吐槽并不客观。特e号是根本不会顾及这里是莲花瓣,随手就可以造成各种破坏。而乌托邦的人下意识地就要保护莲花瓣不被他们弄沉,并且还有很多伙伴在视线内,他们之间的配合并不默契,所以出手就特别克制,以防误伤。特e号反正孤军战就不需要想那么多,而且她的杀人技巧确实是一流的,乌托邦的人还要配合救人,再拖到战场的另一边让林半夏领导的治疗班抢救。

    都说疯狂的女人是最不能惹的,特e号本来漂亮如同电影明星的脸,已经被毁了大半,在暗夜中如同厉鬼一般。

    于默在思考着要不要再次停滞时间,随后把特e号直接绑起来就直接解决战斗了。但他今天停滞时间的次数已经满了,刚才真是错过了极好的时机。不过他再一想,刚刚明明他拖走于雷的时候,他的时间异能依旧在进行中,但特e号的ji光束依旧能继续前进,恐怕就算他再来一次时间停滞,恐怕对特e号也没有什么效果了。

    谁知道她吞噬的异能之中,是不是就有什么时间空间有关的。

    看了一会儿,于默便看出来他们围攻特e号使用的是车轮战。有专门的分工,负责防御的有形成空气盾等等,负责攻击的就五花八门了。无差别攻击的人在外围备用,一旦有危机情况就会使用。毕竟特e号虽然拥有多种异能,但她绝对不是源源不断能一直使用的,总会有耗干净的时候。

    于默能看出来的计划,身在局中的特e号又怎么可能猜不到?她本是第一时间就打爆了于雷手中的可以克制她能力的eshè线枪,但在她发觉到那个拥有着电磁能力的男人,站在圈外居然在模仿那种可以克制异能者的eshè线时。她终于忍不住孤注一掷地爆发了。

    她脸上表情的这点细微变化,被主控室里观看张潇潇实况直播的程海涛捕捉到,立刻让陆路下达命令。

    同一时刻,一直在外围观战的唐诺儿接收到了陆路的指示,立刻扯开嗓子高音尖叫,进行无差别的音bo攻击。

    即使身在主控室的众人,及时地捂住了耳朵,也被那难以形容的高音bo震得一阵头晕。在现场拼斗的人虽然早就准备了耳塞,但还是被震得眩晕,有些人直接就倒在了地上。还好没人耳鼻流血的。

    于雷强撑着额头。却发现特e号根本没有任何干扰,暗叫一声不好。

    原来她居然用了朱雀组59号许斌的真空异能,在自己的周身形成了一个真空领域,因为音bo在真空中无法传播。所以她自然没有事。而憋气一分钟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小菜一碟。更别说唐诺儿的音bo攻击最多也只能持续三十秒。

    于雷暗自懊悔。果然是因为时间太过于仓促,所以他即使跟陆路等人交代了朱雀组三人的能力,但也来不及细想。毕竟无差别攻击只有唐诺儿这种能进行简单的防护而且致眩晕极强,其他根本没有更好的选择。63号的次声bo直接是杀伤力,而且鉴于后者同和特e号都是青龙组,根本不敢用。

    三十秒一过,唐诺儿的声音力竭而停,特e号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能站着的人居然都不多了,不禁得意地一笑。

    若是没被毁容前的她这么一笑,绝对是风华绝代千jiāo百媚,少不得会让观者心跳加速,而现在的她如此一勾chun,更像是地狱的恶鬼。

    她抬起了手,所有人眼睁睁地看着从她的掌心shè出了数道光芒,就像是刹那间在暗夜中绽放的烟火,璀璨夺目。

    于雷呼吸顿止,特e号居然可以一下子发shè出这么多条ji光束,同时瞄准了那么多目标,林半夏可是没办法全部都救的。而且十有**,林半夏也是目标之一。

    他下意识地扭过头,朝广场边的林半夏看去,正好接触到后者平静清澈的目光,不禁惨然一笑。

    也许这样也不错,他们可以死在一起了。

    画面定格在了这一秒,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时间被停滞了。

    在广场上,除了特e号,能够站立的其实还有两个人。

    44号的黑洞连光都能吸收,更别提是声音了。所以他顺便护着了身边的于默,两人均没有被唐诺儿的音bo攻击所影响。但随后特e号的多条ji光束发shè,44号也下意识地瞬间形成了相应那么多的黑洞,在吸收着那些ji光束。

    于默也强迫自己再次停滞时间,这回已经是超出他极限的行为,所以建立的时间领域并不完整,几乎可以看得到那些ji光束正在缓慢前进着。于默也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特e号发散出来的ji光束密密麻麻,简直数不胜数,他根本没办法把广场上的所有人都挪走,而且时间也来不及。而且随着时间流逝,ji光束的运行速度就会越来越快,最终会突破他的时间领域。

    但在ji光束之前,有一个人却先行突破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44号呆愣地看着广场上像是蜡像一样的人们,不过套句中国式的形容词,他们就像是武侠片里都被点了xué位,完全静止了。不过44号倒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苦笑道:“看来是我的黑洞能力不受控制了。”

    没错,于默发现除了ji光束突破了他的时间领域外,44号所掌控的黑洞也是在不停地运转。黑洞是连光也逃脱不了的存在,但是广场上那些只有芝麻粒大的黑洞,都在缓慢地运行着,吞噬着那些ji光束,甚至连ji光束旁边的一切都在吞噬着,而且还在不断地变大。

    这可是要比ji光束更恐怖的发展。

    44号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但他并没有拖泥带水,一个箭步朝特e号冲了上去,抽出腰间的军用匕首,干净利落地趁对方还无法动弹,就把她的心脏捅了个对穿,甚至还怕她这样死得不够彻底,又挥了几刀。直接把她的头颅砍了下来。

    于默缓慢地闭了下眼睛,知道44号这样的举措是最正确的,但他也自问若是换了他来,是无法做得这么干脆的。

    不过接下来44号的行为就有些奇怪了,他特意走到于雷的面前,全力地冲着他的xiong口来了一拳,之后便畅快地一笑道:“我早就想这么揍你了,不过不能当面揍,真是可惜。”

    于默见他没有再多的异动,便没再理会。专心地想要控制时间。期盼可以让那些不停转动的黑洞停止下来。可是不管他如何努力,那些黑洞都是在不断地前行着,吞噬掉所有ji光束之后,在44号的控制下。在他xiong口合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洞。

    而这样大小的黑洞。已经可以影响于默的时间领域了。

    见于默这样拼命。虽然知道他只是为了黑洞不要失控而努力,44号也非常欣慰了。他平静地说道:“不用这样费事,只要杀了我。就可以让黑洞停止下来了。”

    于默一震,不敢置信地抬起头。

    “终于在你的脸上看到点其他表情了。”44号挑了挑眉,不满地挑剔道:“其实我想看你笑一下,算了,没时间说这种事。虽然让你这么大点的人来动手,太不人道了,但你杀了我,是为了救其他人,只要这么想就好了。”

    44号向来不是罗嗦的人,但他现在双手几乎都要被黑洞所吞噬,很勉强地在控制着这个黑洞,所以根本无法自杀,甚至连移动地方的能力都没有,否则他早就撞墙试试了。因此只能说动面前这个唯一能动的少年。

    于默咬着下chun,很快地拒绝道:“其实我可以再努力试试的。”只要他能让这个黑洞倒流回它开始形成之前,只需要削减一点黑洞的能量,也许44号就能控制收回这个黑洞。

    但倒流时间都是一个理论上才能实现的课题,如果量子物理学家谢谦在这里,他会说出一大串的分析。超光速也许根本行不通,实际上物体达到光速质量会变得无限大,超光速时间倒流是根据亚光速时间变慢和光速时间停止推出的。根据洛伦兹变换,物体的速度如果超过了光速,时空就会变成虚数,而不是简单的负数就能搞定的。相对论里也从未讨论过超光速的问题,因为爱因斯坦自己就不承认超光速。他自己都说在相对论中,速度c具有极限速度的意义,任何实在的物体既不能达到也不能超出这个速度。

    所以超越光速,就能超越时间,这个推论事实上是不存在的。

    但时空会在引力场用下弯曲,尤其是黑洞所产生的引力场。

    因此当于默发觉甚至连自己所控制的时间领域都被这个黑洞的引力场所拖拽住时,他意识到这个黑洞事实上是在他所构建的时间领域中产生的,若是爆发的话,在那一瞬间只要他割裂开与现实世界的连接,黑洞也只是会把他和44号两个人吞噬,然后就会因为没有其他物体所吞噬,而趋于消散,不会bo及到现实世界。

    于默在最短的时间里做了决定,44号从少年变得坚毅的目光中察觉到了异状,不安地jing告道:“于默!你不要乱来!快点杀了我!就能解决一切了!”

    “不,即使杀了你也解决不了一切。”于默依旧是面无表情。

    “一个人,是否会为了另一个人而牺牲xing命呢?”44号突然发问道。这个问题,是不久之前于默探寻的。但到了这个时候,44号反而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不要做傻事,我本来就是要死的。”

    于默的身形一僵,但还是决然地转身。

    44号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于默离开,难道这小子觉得情况不对,所以先跑了?

    于默根本没有给44号胡思乱想的时间,他很快就回来了,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开始尝试把自己的时间领域缩小范围,完全与现实世界脱离。

    ————————

    于雷看着远处的林半夏,觉得自己像是体会到了一眼万年的感觉。但在下一秒,xiong口间突然产生的剧痛把他从震撼感动中拽了回来。真想再牵她的手,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于雷下意识地朝林半夏跑去。

    一直在自家姐姐身边帮忙治疗伤患的林忍冬。也看到了广场上那绽放的死亡烟花,他并未感到任何慌乱,事实上也没有给他产生这种情绪的时间,他就在下一秒发现那朵璀璨的死亡烟花凭空消失在暗夜中,取而代之的就是一个逐渐扩大的黑洞。

    从林忍冬的这个角度,他可以看得到44号和于默,也能因为他们那里扭曲的光影线条,猜得出来于默正在用异能努力让那个黑洞停止运转。但从那扭曲的光影来判断,恐怕效果并不大。担忧黑洞会失控吞噬掉莲花瓣的情绪还未升起,林忍冬便看到了于默回过了头。朝他的这个方向看来。

    那向来面无表情的少年留恋地看了这边一眼。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林忍冬却忽然一下就懂了。

    这时,于雷已经跑到了他身边,一把抓住了他姐姐林半夏的手。

    林忍冬张了张chun。嘶哑地说道:“快看。”

    于雷愣了一下。这时才发现ji光束并没有发shè过来。广场上也没有任何惨叫声。他迅速回过头,第一眼就看到了头首分离的特e号,大大地松了口气。

    “是看八点钟方向。”林忍冬的声音难掩着焦躁。

    于雷立刻朝身后八点钟的方向看去。却发现那片广场空地之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顶天蓝sè的鸭舌帽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你让我看什么啊?”于雷mo了moxiong口剧痛的地方,觉得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但他却奇怪的没什么印象。

    林忍冬闭了闭眼睛,调整了下情绪,才睁开双目平静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让你看一下。”

    于雷觉得莫名其妙,不过他知道林忍冬这小子经常不按牌理出牌,也没太在意。

    林半夏倒是看到了之前异象,隐约能看出来是两个人在空中消失了,但她和44号还有于默并不熟,所以根本没有认出来他们的身份。

    林忍冬迎着自家姐姐疑huo的目光,摇了摇头并不想解释。

    广场上一片混乱,但却由于特e号这个罪魁祸首伏诛,所以紧绷的气氛都缓和了下来。林忍冬走了过去,捡起地上的那顶天蓝sè破旧的鸭舌帽,转身离开。一开始他的脚步很慢,但逐渐地加快。他几乎小跑地推开了那间偏僻病房的大门,正好看到已经清醒的安瑾瑾坐了起来,正低头看着手中的电子病历。

    “医生……”安瑾瑾抬起了头,由于林忍冬穿着白大褂,所以她一点都没怀疑对方的身份。她发现这位年轻的医生脸sè极为难看,便虚弱地一笑,指着手中的电子病历道:“您是来告诉我,我的孩子已经流产了吗?没关系,我可以接受得了……”

    林忍冬大步走到她chuáng前,拿起那个电子病历,看到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特y号的心脏停止跳动,但脑电bo依旧有bo动,暂时用机器维持生命。其腹中婴儿因为母体虚弱,已经剖腹取出,三天后死亡。

    安瑾瑾发现这个年轻的医生捏着电子病历的手在不停地颤抖,不禁觉得有些古怪,追问道:“医生,是不是我的病有什么问题?可是我觉得现在ting好的……”

    林忍冬简直无法想象,那个决意牺牲自己的少年,是如何在停滞的时间里,独自回到这个病房,冷静地修改了母亲的病历,伪造了自己从没有存在过的假相。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维持平静地说道:“你……现在的情况还需要做下检查,等明天我再安排。”

    安瑾瑾放下心来,她用目光在空旷的病房内寻找了一下,不由得歉意地笑道:“我记得之前醒过来时,有个少年照顾我来着,他现在去休息了吗?我还想当面跟他道下谢。”

    “他……已经离开了。”林忍冬艰难地说道,下意识地把手中的天蓝sè鸭舌帽攥得更紧一些。

    “这样啊……”安瑾瑾难掩脸上的失落。虽然之前模模糊糊的那一眼,她并没有看清楚那少年的长相,但总觉得怎么都放不下心。

    “你的身体还很弱,有什么事以后再说,还是再睡一会儿。”林忍冬帮助安瑾瑾重新躺了下来,看着她闭上了双眼沉入梦乡。

    是的。连自家姐姐都不知道于默的真正身份,更别说刚刚回来的于雷了。

    林忍冬在安瑾瑾的chuáng前沉默了许久,终于把电子病历静静地放回她的chuáng头。

    如果不让双亲知道他的存在,是于默的愿望,那么他就帮他完成……

    ——————————————

    后来

    于默睁开双目,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摩天大楼的楼顶。

    他根本没有见过任何摩天大楼,但这样的场景反复地出现在他曾经看过的电影或者电视剧中,所以他并不感到陌生,低头看着脚下如蚂蚁般密密麻麻的车流,他甚至可以判断得出来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地点应该是末ri前的魔都上海。

    风把他的头发吹得很乱。空气中还有很脏的雾霾。但他还是能看清楚,在对面的大楼上的屏幕广告右上角的时间ri期,写的是2012年12月5ri。

    他这是……回到了末ri之前?

    黑洞和时间异能的交叉用,造成了时空逆转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但即使真的超过光速。也不可能真正穿越时空。时间倒流只是一个假象。这个时空的他这时候应该还在安瑾瑾的肚子里。但他却安安稳稳地站在大楼顶上。

    也许他来到的是一个平行空间,而在原来的世界里,他的双亲还继续着末ri之后的旅程。重新在一起,又或者是分开继续和其他人一起生活,这些都不是他所要考虑的事情了。

    最后扫了眼那个显示着时间的大屏幕,于默转身走下天台。

    即使是情绪极少有bo动的他,也感到非常头疼。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离这个世界的末ri,只有十六天了。

    虽然对于其他人只有十六天,但对于可以停滞时间的他来说,这段时间趋于无限。

    尤其他发现他的时间异能经过真正的穿越时空之后,变得异常的强大。

    他旁观了这个世界的于雷和安瑾瑾正在分手,他看到了林半夏正在接受潜入太行山的任务,他看到了林忍冬正收拾着行李,以为要去跟胡赐琛教授参加一次医疗研讨会,实际上却是拿着去往xizàng的机票,踏上了方舟。

    于默寂寞地在各个城市间游走,入目的全都是陌生人,陌生人。

    原来他上辈子认识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他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一个人,一个可以帮助他,让世界末ri的危害降到最低点的人。

    因为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这个地球上,还没有任何人拥有异能。

    终于在漫长的寻找后,他在人群之中,看到了那个依旧喜欢穿着黑衣,带着黑手套的男人。

    于默忽然想到,他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

    他穿过人群,对着他伸出了手,勾勒出一抹浅笑。

    “你好,我叫于默。”

    ps:终于……终于在2013年结束之前把这个历时四年的坑,填圆满了。其实在原来的计划中,《2013》是没有第三部的,但在之前的某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在一个摩天大楼顶上,孤独地站在那里眺望远方的少年剪影。看着他在陌生的人海中穿梭,看着他毫无表情地脸容四处找寻着什么,这些片段即使在我醒过来之后,都不断地重复出现着。

    所以,就有了《2013》第三部。

    准确来说,这一部的主角是于默。于雷仅仅是身为配角地存在,所以他到底最后是跟林半夏在一起,还是跟安瑾瑾复合,都不是我关注的重点了。就像是《倚天屠龙记》的最后,张无忌是选择了赵敏还是周芷若,读者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欢无限脑补。

    最后于默的结局,也是我在开头就想好的,也许会出乎大家的意料,但我觉得这是最适合他的。

    这个游离在正常时间范围外的少年,父母并不是他纠结的重点,而是可以在平行世界之中,选择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生。

    感谢大家的厚爱,我们其他书再见oo~~~~~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