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香门第 > 雅博进入官网小说 > 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 > 第六十二章 粉红郁金香的麻烦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生。

    魔都,佘山下的一栋别墅内,康嘉伟正在查看晓晓的论文。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他看了看手机,接了起来:“喂!art,找我有事吗?”

    art在电话那头很兴奋,说道:“嘉伟,快看德诺的选秀直播,晓晓也在……”

    嘉伟半信半疑,按照art说的频道点了进去,拉了回放。

    他惊呆了,一遍遍地看着镜头下,晓晓那张青春洋溢,神采飞扬的脸。

    他从来都不知道,安静甜美的晓晓也可以美得这样性感妖娆。

    art在电话那头说道:“嘉伟,你在看吗?晓晓是不是很惊艳?我一直以为晓晓是那种安静,恬美的女孩,就像蓝蝶一样。

    想不到她跳起舞来这么有力量感,简直把我惊到了,这倒是一点都不像蓝蝶……”

    嘉伟反应过来,他急忙对着电话里的art说道:“art,你等一下,我这边正好有点事,我处理好后给你打回来。”

    挂下电话后,嘉伟毫不犹豫地拨通了晓晓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后,晓晓接了起来。

    晓晓那头有些吵,她心情很好,笑得很开心,亦辰刚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拥抱。

    以致于她在接电话时,声音里也满是笑意,柔美,欢快。

    听得嘉伟一喜,他说道:“晓晓,恭喜你,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你很优秀!”

    晓晓笑笑,说道:“谢谢师兄,你过奖了!”

    嘉伟笑笑,咬咬嘴唇,还是没有忍住问了出来:“嗯!对了,晓晓,你现在

    ……在外面吗?你这边好像很吵……”

    晓晓笑笑,说道:“嗯!我在异度酒吧,和朋友聊聊天。”

    “异度酒吧?是复华旁边蔷薇街的那家吗?”嘉伟问道。

    “对呀!师兄,你也知道这家酒吧吗?”晓晓惊讶地问道。

    “当然知道了,我以前在复华的时候,也老去这家酒吧,他们老板方清华还是我的朋友。”

    “真的吗?你也认识方哥?想不到这么巧,他刚才还在唱歌呢?”晓晓惊喜地说道。

    “嗯!我也好久没去这家酒吧了!

    我现在正好没事,晓晓,你还在那边呆多久?要不我来酒吧找你?一起帮你庆祝一下。”嘉伟笑笑,说道。

    晓晓有些犹豫,说道:“师兄,我和朋友一起来的。

    你等等,我问问朋友,他几点要走。”

    正好亦辰挤了过来,问道:“怎么了,晓晓?”

    晓晓一汗,说道:“我师兄问我还有多久结束,他想来酒吧找我,和我们一起庆祝一下。”

    亦辰看看她,转转眼珠,说道:“晓晓,现在有些晚了。

    你今天这么累,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我等下就先送你回去休息,你们后面再约吧!

    再说,清华不是只让你在这个酒吧喝一杯吗?你现在都已经喝了两杯了。

    超标了哦!走吧!省得清华等下亲自赶你。”

    晓晓看看方清华,他今天喝得不少,看样子不太高兴。

    她吐吐舌头,说道:“这倒是,万一他等下不高兴,赶我走就难看了。”

    她拿起电话,对嘉伟说道:“师兄,真不好意思!我马上就回去了,我们下次再约吧!”

    嘉伟心中划过一丝失落,他咬咬嘴唇,说道:“那好!下次吧!

    对了,晓晓,我明天要到复华找林教授有事,顺便也帮你看一下论文。

    明天下午我请你吃饭,帮你庆祝。”

    晓晓一惊,想起康嘉伟帮她修改论文时的变态,不由得头皮有些发紧。

    她慌忙说道:“谢谢师兄,你其实不用这么特意请我吃饭的……”

    谁知道康嘉伟那头微微一笑,说道:“晓晓,不许拒绝,上次你帮我挑古筝,我还没有来得及谢谢你。

    上次你有事先走了,这次不可以再放我鸽子,就这样决定了。”

    说完,不容置疑地挂了电话。

    苏晓晓苦着脸,郁闷万分,夏亦辰看她苦着脸。

    好奇地问:“你怎么了?”

    晓晓叹口气,说道:“这都怪你,你上次威胁我,把我从餐厅拉走。

    现在好了,师兄让我补他一顿饭。

    这也就算了,关键明天他还要过来学校,说去见林教授。

    顺便看着我写论文,我完蛋了,他那个节奏,我明天别想喘口气。”

    夏亦辰鄙视地看看晓晓,说道:“苏晓晓,我就知道你是个怂货。

    既然不愿意,为什么不和他说明白?”

    苏晓晓大怒,吼他:“你倒是英勇,说别人一套一套的。

    我问你,你被你老爸揍的时候,不也连屁都不敢放?

    我倒是不想怂,可师兄是林教授亲自指定,过来指导我修改论文的。

    人家明天打着修改论文和为我庆祝的旗号,我总不能连饭都不和人家吃一顿吧!

    算了,不和你说了,说半天,你除了知道骂我,半点忙都帮不上,懒得理你!”

    晓晓真的怒了,话风彪悍。夏亦辰大汗,走上前,拉着晓晓的手,

    说道:“好了!别生气了,晓晓。

    最多我明天过来,继续给你当苦力,帮你打论文怎么样?”

    晓晓面色放缓,沉思了一下,摇摇头,说道:“还是不要了,我想着明天反正要见面。

    我索性辛苦一点,把后面的要点一起问了。

    这样后面几天,我就可以根据要点来修改论文,不用再见他了。

    再说,你明天不是要去德诺上班吗?就不要再管我的事了。

    我中午和你吃过饭后,就回学校处理论文的事。”

    夏亦辰看看她,只好说道:“好吧!”

    苏晓晓急匆匆地赶回复华,康嘉伟已经在学校等她了。

    她看到康嘉伟的时候,不由得一呆。

    康嘉伟今天穿得相当正式,衬衣,西裤,皮鞋,头发也弄过了。

    远远看去,也有了些精英的赶脚。

    最令晓晓无语的是,他手上还捧了一大把包得很精美的鲜花。

    七朵粉色郁金香,嗯!还有三朵红色剑兰,除此之外,还加了绣球,满天星什么的。

    他看到晓晓,他笑着走上来。将花递给了晓晓说道:“晓晓!郁金香代表了我们的友谊,祝你永远快乐。”

    晓晓看看,还好不是玫瑰,郁金香确实代表友情什么的。

    尽管粉色有些扎眼,可他在大庭广众之下送自己。又号称代表友谊,总不能不收吧!

    她只好笑笑接过,说道:“谢谢师兄,你太客气了。”

    最令晓晓意外的是,康嘉伟今天像转了性一样,完全不复第一天的变态和偏执。

    他和晓晓找了间自习室,打开自己的电脑,传了一份文件给晓晓。

    他居然把晓晓论文的要点和论述的案例,全部做成了文案。

    甚至每一个文案的目录和索引都有了,晓晓拉了一下目录,居然有五十多章。

    晓晓脸孔一红,前面自己以小人之心揣测人家,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她感有些冷淡了,说道:“哦!”

    康嘉伟带着晓晓走进七重天酒廊,他已经订好了一个临窗的位子。

    他让侍者开了一瓶红酒,点了几道西餐,和晓晓一边说着话,一边欣赏外面迷人的夜色。

    他问晓晓:“晓晓,你开学后就大三了,后面有什么打算吗?有没有考虑过出国进修?”

    晓晓点点头,说道:“有过这个打算,我今年已经把雅思过了。复华这边也有些国外交换生的名额。

    只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最终确定下来方向,看情况吧!”

    康嘉伟点点头,说道:“嗯!我们这个专业,顶尖的学府都在国外。

    我现在读的这家,就非常不错,他们的硕士专业在全球的排名一直靠前。

    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对了,你的雅思成绩多少?”

    晓晓点点头,笑笑说道:“75,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确实是我们学医的人心中的大神殿堂。

    我现在还没有确定下来,如果需要,我会问你请教的。”

    康嘉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晓晓,你很优秀,不要浪费自己这么好的条件。

    如果你确定需要,大三开始,你就要准备申请学校了。”

    晓晓笑笑,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嘉伟!”

    康嘉伟点点头,笑笑说道:“晓晓,对了,还没有问你,你怎么会参加德诺的代言人选秀?”

    晓晓笑了一下,说道:“我这是为五斗米折腰,德诺的夏总,之前我和他合作过一次。

    他提供了这个机会给我,成为德诺的代言人,会有年薪50万的代言合同。

    我算过了,如果拿下这个代言,我后面的学费和出国经费就没问题了。”

    康嘉伟惊讶地看着她,说道:“晓晓,你的学费也需要自己赚吗?”

    晓晓轻轻笑了,揶揄道:“康大少,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开路虎,出国留学的。

    我属于大多数人中的一员,我想要的一切都要靠自己去赚,和你不能比的。”

    康嘉伟脸色一红,有些尴尬,他嗫嚅道:“晓晓!你别多心,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有些惊讶罢了!”

    晓晓点点头,说道:“嗯!我知道,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这本来就是我的生活,没有什么好回避的。

    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你也别太在意。”

    康嘉伟看看晓晓,举起酒杯,对晓晓说道:“这杯酒敬你,祝你所有的梦想都能成真。”

    晓晓笑了笑,举起酒杯,和康嘉伟碰了一杯,说道:“谢谢!”

    华灯初上,七重天酒廊中间的三角钢琴上,已经有人开始弹琴了,琴声曼妙,旋律优美。

    晓晓的注意力被琴声吸引,她看了过去。

    康嘉伟看看她,说道:“晓晓,你喜欢听钢琴曲吗?”

    “嗯!喜欢,以前高考的时候,晚上睡不着,我就会一遍遍听那首“致爱丽丝”

    嗯!这首曲子已经有好久没听过了。”

    康嘉伟笑笑,对她说:“你现在想听吗?”

    晓晓笑了一下,看了他一眼,说道:“算了!不用麻烦了,现在他们弹的曲子也很好听。”

    康嘉伟用餐巾擦擦嘴,站了起来,说道:“一点都不麻烦,晓晓,你等我一会儿!”

    说完,他径直朝酒廊中心的那架三角钢琴走了过去。

    他走到了钢琴师面前,低头耳语了几句,晓晓吃惊地看着钢琴师站了起来。

    转身离去,康嘉伟坐到钢琴师刚才的位子上,冲晓晓微笑了一下。

    晓晓一呆,康嘉伟将手指放到钢琴上,优美的旋律开始响起。

    “致爱丽丝”,晓晓最喜欢的钢琴曲,晓晓目瞪口呆地看着康嘉伟一边弹着琴,一边不时冲她微笑。

    他弹完后,现场响起了掌声,晓晓笑了起来,也鼓起了掌。

    康嘉伟起身走到晓晓身边,笑道:“怎么样,苏小姐,你喜欢吗?”

    晓晓点点头,笑道:“康先生,你弹得很好,我很喜欢。”

    康嘉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说道:“嗯!喜欢,我以后都弹给你听,好不好?”

    晓晓一呆,看到康嘉伟的眼神中透出一丝热切。

    她一汗,赶紧低下头,转移话题,说道:“嘉伟,你不是马上要回美国了吗?

    对了,什么时候的飞机?”

    康嘉伟一呆,眼神中划过一丝失落,

    他轻轻说道:“嗯!还有几天,我最迟下周一离开。

    机票暂时还没有定,学校那边确实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晓晓“哦!”了一声,康嘉伟看看她。

    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咬咬牙,说道:“晓晓,我还有几天就要走了。

    这两天,我还能再约你出来吃饭吗?”

    晓晓一惊,她有些尴尬,嘉伟的眼神中有着深深的期许。

    她沉默半晌,说道:“嘉伟,我这几天要赶论文,实在抱歉!

    周末我和朋友约好一起出去了。”

    康嘉伟眼神一黯,沉默半晌,没有说话。

    苏晓晓心中一软,叹口气,说道:“嗯!白天的时间会很紧,要不晚上。

    我可以陪你去方哥那边的酒吧聚聚,你昨天不是说很想去吗?”

    康嘉伟抬起头,眼神中划过一丝惊喜,笑道:“嗯!这也不错,我倒真的想念老方的酒了?

    你什么时候有空,晓晓?”

    晓晓点点头,笑道:“嗯!他那边的鸡尾酒的确很不错,特别是他调的红粉佳人好好喝!

    尤其他昨天加了君度在里面,更好喝,就是他脾气太怪。

    以前我去时,他每次只让我喝一杯,就赶我走了,不许我留在他的酒吧!

    昨天我心情好,他才给我调了两杯。

    要不我们这周五晚上去吧?周末那边的气氛更好!”

    康嘉伟奇怪地看着她,问道:“老方亲自为你调红粉佳人?”

    晓晓点点头,奇怪地问他:“嗯!是呀!有什么不对吗?

    他昨天说,怕我喝多在他酒吧闹事,估计是这个原因吧!”

    康嘉伟移开目光,看着窗外,笑笑说道:“嗯!没什么,只是我在他酒吧的那个时候。

    从来没有看到他为哪个女生调过酒,尤其是红粉佳人这种酒。”

    晓晓摇摇头,觉得他奇奇怪怪,也没有再继续探究。

    时间不早了,康嘉伟找了一个代驾,先送晓晓回去,到了复华门口。

    晓晓走下车,却被康嘉伟叫住,康嘉伟走下车。

    将花交到晓晓手上,晓晓拿了花,道了谢,刚要转身,却被康嘉伟拉住。

    康嘉伟轻轻地拥抱了一下她,温柔地说道:“晓晓,周五见!”

    晓晓惊呆了,她刚要说话,康嘉伟已经放开她,上了车。

    她皱皱眉,下意识地觉得,康嘉伟今天的举动有些越界了。

    看来下次相处时,得和他保持一点距离了。

    她抬脚准备朝校园里面走去,路灯下,一个人影正冷冷地看着她。

    她定睛一看,是夏亦辰,他抱着胳膊站在校门外,冷冷地看着她。

    她笑笑,刚要和他打招呼,却见夏亦辰冷笑一声,鄙视地看了她一眼。

    直接越过他,朝外面走去。

    她一怒,看着夏亦辰目无表情的脸,猛地抓住夏亦辰的胳膊。

    问道:“夏亦辰,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亦辰冷笑一声,说道:“什么意思?你倒是看看现在几点了?

    笑得这么花痴,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为什么要拿他的花?还有刚才,他抱你抱得这么开心,也没见你拒绝?

    苏晓晓,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口是心非,说一套做一套?”

    苏晓晓大怒,说道:“夏亦辰,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

    没你想的这么龌龊。

    还有?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几点回来,关你什么事?

    我喜欢谁又和你有什么关系?搞不懂你哪来的这么大的脾气。”

    夏亦辰大怒,猛地一把将花从苏晓晓手里抢了过来,吼道:“普通朋友?

    苏晓晓,你看清楚了,七朵粉色郁金香,代表他爱上你了。

    还有这个,红色剑兰代表的是幽会和用心。

    你告诉我,这是普通朋友能送的吗?

    你到底有多后知后觉,才看不出来他喜欢你,你还收了他的花,是不是也接受他了?

    还有酒吧的那个方清华,你是真不知道吗?他一直为你调红粉佳人,红粉佳人代表他的爱意,其实他也喜欢你。

    你以为他真的是怕你喝醉闹事吗?他那是担心你,宁愿见不到你,也不要你伤害自己。

    我为什么生气,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吗?我比他们更在意你,更喜欢你。

    我很不高兴,也很讨厌你接受别人的花,喝别人为你调的酒,给别人希望。

    你说的对,我没有资格管你,我又不是你男朋友,你爱怎样就怎样!随便你!”

    夏亦辰说完,狠狠地将花扔在地上,转身离去。

    苏晓晓目瞪口呆,她咬咬嘴唇,看着夏亦辰的背影,

    轻轻说道:“对不起!你刚才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

    夏亦辰的身影停顿了一下,冷冷说道:“苏晓晓,你曾经和我说过,你想要的感情是一心一意。

    我希望,同样的标准,你自己也能做到。”

    苏晓晓一呆,看着夏亦辰的背影消失在自己面前。

    他走了,苏晓晓的心情突然变得很恶劣。

    晚上,她一个人抱着双腿,坐在床上,想起康嘉伟在酒廊问过她方清华的事。

    她恍然大悟,其实他也知道,红粉佳人的意义。

    既然他连这个都知道,那他送的那些花,他应该知道它们的意义。

    她咬咬嘴唇,打开电脑,查起了花语。

    夏亦辰说得没错,七朵粉色郁金香代表的是:我偷偷地爱着你,而红色剑兰的花语是幽会,用心。

    她抱着胳膊,趴在桌子上,想着夏亦辰的话,久久不能入眠。

    早上起来,她又有了黑眼圈。

    六点,她起床了,她在宿舍里团团转,百无聊赖,相当郁闷。

    六点半,她咬咬牙,抓过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夏亦辰,

    问道:“今天,还运动吗?”

    想了想,再打了一个笑脸过去。

    等了几分钟,手机总算震动了一下,她兴奋地拿起手机。

    一看之下,气愤不已,夏亦辰回的是:“不去!笑得这么难看。”

    苏晓晓气得将手机一扔,也不去运动了,抱着胳膊发呆。

    七点,她手机又震动了一下,提示有短信过来。

    她咬咬嘴唇,迟疑片刻,还是将手机拿了起来。

    夏亦辰发过来一条短信:“七点半,我准时在复华门口接你,一起去上班。”

    晓晓的嘴角不自觉地扯出一丝笑容,她兴奋地站了起来,扭腰摆臀,得意地舞了一会。

    她站了起来,开始在衣柜里翻箱倒柜,看到那件迪斯尼的米奇t恤。

    楞了一下,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将t恤拿了起来。

    七点半,苏晓晓穿着米奇t恤,兴冲冲地拎着早餐在校门外等候。

    夏亦辰开着卡罗拉很快到了,他远远看到苏晓晓穿的那件t恤,楞了一下。

    眼角出现笑意,苏晓晓看向他。

    他一惊,立刻将笑容收了起来,继续目无表情地注视着前方,好像苏晓晓不存在一样。

    苏晓晓楞了一下,眼神一黯,她上了车。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笑了笑,将早餐递给夏亦辰,

    说道:“嗯!你吃过早餐了吗?给你买的,趁热吃吧!”

    夏亦辰“哼”了一声,冷冷说道:“不吃!苏晓晓,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很虚伪!”

    苏晓晓险些气炸了,她看着夏亦辰,刚想发火,可想了一下。

    又忍住了,冷冷说道:“不吃拉倒!”

    冷冷别过脸,不再理他,夏亦辰“哼”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晓晓如坐针毡,车上的气氛相当冷淡。

    她不说话,夏亦辰也没有说话,两人赌着气,谁也不理谁。

    总算到德诺了,苏晓晓哧溜一声,下了车,头也不回朝大楼里走去。

    夏亦辰看她下车,拿起苏晓晓放到车上的早餐,啃了起来。

    恨恨说道:“苏晓晓,你这个死妞,就不知道哄哄我,饿死我了!”

    他大口大口地吃着早餐,喝完豆浆,抹干净嘴,才将车子开进车库。

    到了德诺,他表现得就像不认识苏晓晓一样。

    有几次,他在帮苏晓晓拍照片时,苏晓晓本想和他打个招呼,也被他摔脸子无视。

    可他对别的模特,却有说有笑,表现正常,唯独对苏晓晓,一脸的不耐烦。

    到了后面,就连娜娜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她一边摆着造型,一边捅捅站在她旁边的苏晓晓,说道:“喂!你和夏亦辰怎么回事?

    我看他今天好像很抽风,对你很不耐烦呀!以前他对你不是很好的么?”

    苏晓晓目无表情,冷声道:“他一向这样,抽风是他的常态。你想多了,我和他没什么关系。”

    娜娜一汗,奇怪地看着她,还在疑惑两人到底怎么了?

    就听亦辰那头冲着苏晓晓喊道:“喂!苏晓晓,你怎么回事?不知道在拍照吗?

    说什么话?弄得我的照片又要重拍了,拜托你专业一点?”

    苏晓晓恼羞成怒,恶狠狠地瞪着他,气得说不出话。

    娜娜现在确定了,这两人真的有问题了。

    本来是两个人聊天,他就针对苏晓晓一人,这也太明显了。

    拍完照后,华南区的雪菲笑嘻嘻地朝夏亦辰走去,当着晓晓的面。

    和他打着招呼:“帅哥,认识一下,我叫雪菲,你很有性格呀!

    连第一名都敢骂吗?”

    夏亦辰目无表情地和雪菲握着手,说到:“夏亦辰,就事论事,我的工作是摄影,该怎么拍就怎么拍。

    第一名很了不起吗?就是第一名也要遵守规则。”

    晓晓一听,气得扭头就走,娜娜瞪着夏亦辰,

    气得骂道:“夏亦辰,你抽什么风?”夏亦辰耸耸肩,不置可否。

    娜娜恨恨地剜了他一样,朝晓晓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中午,苏晓晓闷闷不乐地在德诺的员工食堂吃着饭。

    她吃了两口,想起夏亦辰今天的混蛋样,就没有胃口了。

    直接将餐盘一推,放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筷子。

    娜娜看看她,说道:“苏晓晓,你今天怎么回事?失魂落魄的样子?

    别骗我,姐可是过来人,看你这个样子,该不会为夏亦辰这个混蛋烦恼吧?”

    苏晓晓用手臂撑着头,抬了抬眼皮,

    说道:“娜娜,你别乱猜了,我就是今天没有什么胃口。”

    娜娜刚要说话,却见一道身影出现在她们面前。

    娜娜抬头一看,却是萧思齐,萧思齐看了看晓晓的餐盘。

    笑嘻嘻地说道:“怎么了?晓晓,不喜欢吃这里的饭吗?”

    晓晓抬了一下眼皮,看到是他,心情更加不好,连话都懒得说。

    萧思齐有些尴尬,娜娜看看萧思齐,咬咬嘴唇,接过话头。

    说道:“嗯!她今天有些不舒服,没有胃口……”

    萧思齐一听,将手朝晓晓的额头伸了过去,

    说道:“是吗?让我看看,是不是感冒了?”

    晓晓一惊,直接坐了起来,伸手打掉他的手。

    直接说道:“我没事,多谢关心!”

    正说着话,夏亦辰和雪菲一起走进了食堂,雪菲正对着夏亦辰微笑,说着什么。

    晓晓一见,脸色一沉,她站了起来,

    对娜娜说了一句:“娜娜,我吃饱了,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说完,头也不回地朝食堂外走了出去,夏亦辰看了一眼她。

    没有说话,晓晓已经和他擦肩而过,扬长而去。

    雪菲“哼”了一声说道:“德性,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了。

    还没怎么样呢?脾气就这么大,别理她!亦辰,你中午想吃什么?”

    娜娜走了过来,看了夏亦辰一眼,冷冷说道:“夏亦辰,你今天过分了啊!

    晓晓是我的朋友,她单纯善良,别以为她在意你,你就可以这样欺负她。

    也就是她傻,换了别人,谁会吃你这一套?”

    夏亦辰呆了一下,没有说话,娜娜没有理他,走了出去。

    雪菲楞了一下,看了看夏亦辰,

    说道:“亦辰,别理她们,走吧!我们先去吃点东西,我饿死了。”

    夏亦辰低下头,沉思片刻,

    说道:“雪菲,你先吃吧!我想起来了,我这边还有几张照片没有处理。

    我先过去处理一下。”

    夏亦辰说完,转身朝食堂外走去,他匆匆朝外跑去,到处找寻苏晓晓的身影。

    终于,他在天台上发现了苏晓晓的身影,她半靠在天台的栏杆上,神情有些落寞。

    他急匆匆地跑向楼梯,朝天台上走去。

    却听到娜娜正在和苏晓晓说话,他楞了一下,藏身在楼梯转弯处。

    只听娜娜对苏晓晓说道:“苏晓晓,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夏亦辰了?”

    苏晓晓看看娜娜,有些恼怒,咬了咬嘴唇,

    说道:“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喜欢他那个混蛋。”

    娜娜冷笑道:“苏晓晓,你就给我嘴硬吧!你不喜欢他,会因为他一句话难过半天?

    连饭都不要吃,还有,你当我刚才眼睛是瞎的吗?

    你看到他和那个雪菲进来,脸色都变了,我问你,你刚才跑什么跑?

    你不喜欢他,你跑在天台上来吹什么风?”

    苏晓晓气愤地看着娜娜,说不出话。

    夏亦辰的嘴角,开始浮现出一丝笑意。

    娜娜叹了口气,说道:“苏晓晓,姐告诉你句话,对夏亦辰,你想想就算了。

    千万别当真,你呀!还是把心思收收吧!

    否则,吃亏的迟早是你,你看看,他还没对你怎样?

    你就这么在意他了,我看他这种混蛋样,迟早让你伤心。”

    夏亦辰听得大汗,说好一伙的呢?娜娜这是要把自己黑得体无完肤的节奏吗?

    自己也没有她说的那样差吧!想不通她对自己哪来的这些成见。

    晓晓沉默一会儿,语气有些伤感,

    说道:“娜娜,你想多了,我不会想他了,也没有对他存什么心思。”

    她这个语气,听得夏亦辰的心抽了一抽。

    娜娜看看她,叹口气,说道:“苏晓晓,姐告诉你,情情爱爱的事情,你还是少想一点。

    你条件这么好,赶紧趁现在年轻,捞点资源在手上。

    远的不说,就说近的,你没有看到那个萧思齐好像很喜欢你的样子吗?

    他是德诺的太子爷,条件不错,你要是搭上他,后面的代言不就妥妥的是你的了吗?

    你不要死脑筋,一天到晚想着在夏亦辰这颗树上吊死。

    你想想看,他有什么?要钱没有,要车也没有,就那张脸和身段还过得去。

    可这些也不能当饭吃不是?你好好想想,我说的对不对?”

    夏亦辰眼神一寒,想不到娜娜这么现实。